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檢察官現在是在行政機關下,這是鐵的事實,但是他是制度或者是天然必然如此嗎?未必吧,也有人主張檢察官可以放在司法院下,也有人主張檢察官可以放在監察院下,制度是人為之創設,那我用檢察官的一個角度來跟各位談一談,為什麼所有檢察官在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會有這麼強烈的一種反彈,或者說這樣一種心情,因為司法屬性,他對檢察官來說,是一種追求正義,服膺法律,不服膺政策、不服膺政治的靈魂。他可以說是檢察官的職業靈魂,這個職業靈魂你把它拿走,所有的檢察官就等於變成行屍走肉。可以講得這麼嚴重是為什麼?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獨立性好像可以跟司法屬性一樣,但是他的根源不一樣,他是來自於追求正義,而不考慮法律以外任何因素的這樣一種靈魂,這種靈魂在醫生有這樣的價值,我們公立醫院的院長,科室主任、醫生他要追求的是什麼?他有他的誓言,他不是依循政策,我們今天會不會去討論公立大學教授、系主任、院長這個校長你們是行政官,我們會不會去討論公立醫院的院長、科室主任、醫生你們是行政官,可以啊!我們也可以辦一個教育改革大會,然後我們來定義說你是行政官,而我們告訴你,你們可以有獨立性,但是我抽掉你們的一個靈魂,就是你們服膺什麼,學校服膺五年五百億的政策、服膺你們的點數、你們的評鑑,醫院服膺你們的什麼?病床數、績效、獲利率、健保政策,當你面對一個人,真正救人或者在教育甚至媒體也是一樣,點閱率還是你的這個廣告率。我要講的是司法這個正義的追求,他雖然在現在我們看到很多的檢察官也許做的不好,也許我們制度有扭曲,但我也必須講,今天我們法務部長坐在這,當年他抗拒政治而願意辭職,這對我們來說是一種激勵的作用。陳瑞仁檢察官到現在他不願意升官,對我後輩來說,他是一個典範作用,就是說因為這個靈魂流淌在每一個檢察官血液裡,這一次去討論,有些人都醒了,檢察官醒了,有些人覺醒、有些人甦醒、有些人被嚇醒,但是他流淌在血液裡面,也許我們做的不好,但是他是一個靈魂,這是我希望就是分享我自己個人的一種經驗,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