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先作程序上的建議,因為陳委員不願意撤案,所以我建議說這個案子是不是就併同待會那個林孟皇委員同樣的提案一起討論,這樣我們進度會快一點,並不是說他要撤案,就是直接併到那個案子裡面,到時候再一起表決就可以了,因為到目前為止,從邱部長還有陳委員的說明裡面,我還是聽不出來他們講的司法官到底是指什麼?他們所要求的獨立到底是什麼?這我還是聽不出來,所以建議也許我們待會多一點討論之後,到後面我們會更清楚的了解,我們到底要投票表決什麼?那接下來表示我的意見。我想邀請非法律人來參與這樣一個專題來討論,果然是有意義的,因為其實像剛才楊永年委員的說明就非常的好,他的說明講到說,目的跟手段之間的關係,我們不要誤把方法當成目的,這個我非常的贊成,其實剛才廖委員在討論的時候也講到真正的重點在哪裡?真正的重點就在於說如何能夠節制檢察官的濫權,因為廖委員剛才所反應,民間真的感到痛苦的問題就是檢察官的濫權,所以我們真正的問題,所要去解決的問題就是如何來防止檢察官的濫權,這個就是目的。怎麼要能夠達到個目的,就是我們現在要討論的方法,那個就是我們要討論的東西。那誠如剛才林達委員講的,就是檢察官的靈魂裡面流淌著追求正義的血液,這個部分我們從來沒有反對過,我們對於檢察官這個使命高度的尊敬,但是我們也必須要了解到就是說,當檢察官這個血液在沸騰的時候,有可能會變成正義魔人,或者是正義狂人,變成一個追訴狂,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他的濫權是非常可怕的,在我提供給各位的資料裡面,有美國前聯邦大法官Robert Jackson的演講,他就講到說,檢察官光有起訴裁量權就已經是全美國最有權勢的人了,當他在濫用這個起訴裁量權的時候,他所造成災難將是最大的災難,所以我們必須要謹記這一點,那我們現在要講說,為什麼司法官屬性如果不談清楚的話,那麼我們在方法的選擇的判斷上面就可能會錯誤,因為現在這個司法官屬性如果不談清楚,那我們可能就會誤以為說檢察官跟法官一樣的獨立。檢察官跟法官一樣獨立,法官可以在審判獨立的情況底下,為他自己所做的所有的判決負責,而外界不得對他所做的判決做任何的干預,但是檢察官在他的組織是放在行政組織底下的,檢察官的定位放在行政權的組織底下,正如剛才林達委員所講的,因此他有上命下從的問題,這個在我們法律學上叫做叫做檢察一體原則,這個檢察一體原則,賦予檢察首長對於檢察官在偵辦案件,來自於要不要起訴案件的時候,有指揮、指定權,如果說我們今天不把檢察官的屬性談清楚,那麼我們不可能好好的去處理這個檢察一體原則,他的界線在哪裡,乃至於這個檢察一體原則在行使的過程裡面,必須要有哪一些組織上面的配置、哪些程序上的配置跟設計,然後才能夠確保這個檢察一體原則不會被濫用,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今天一定要把檢察官到底是行政官或者是司法官,乃至於他所主張這個獨立性談清楚,最主要的原因在這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