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好,我們這個議題從第三組第一次開始來就是很受大家重視,一直到資料很多,大家都提供很多資料,一直到具體的提案出來,我們才能夠比較清楚大家各自的想法。那關於檢察官制度從法國產生以來,世界各國的檢察官制度都不一樣,功能、定位都不一樣。我們國內要不要把它解決,當然我們是可以面對,但是我們要問的是說,今天的司改國是會議,我們定位的檢察官屬性,我們能夠解決現在的司法問題是什麼問題。定位之後就沒有那些問題嗎?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名項上做爭執。現在的名項,我現在統計一下,有司法官、一般行政官、特殊行政官、特別行政官都沒有一個人具體把它的內涵,跟他的具體職權,要怎麼反應到他具體職權上的節制,或者是督促他正當、積極的行使職權都沒有。以檢察官功能,不只我們要避免他濫權,我們也要鼓勵他去打擊真正的犯罪。所以我們都在名項上做爭執,沒有具體去回應說那具體職務上要怎麼去規範,沒有、都沒有。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回到說具體上他的職權要怎麼節制,或怎麼樣去促進他職權的功能行使,應該是在這個地方才對,不要花時間在那個地方,在那個地方,其實無解的、無解的啦!今天解決了,以後的人、下一代的人認為不滿意,又推翻了、又推翻了。那不要說什麼,司法這兩個字,在國內就有多大認知,大法官自己講不清楚,學界講不清楚,法律人講不清楚,連民眾我們看這次司改,人民所提出的問題,從警政到執行都有,他們都認為那是廣義的司法,人民認為那是司法問題,警政也是,後端的監獄也都是。人民都分不清楚你的司法屬性到底是指什麼,坦白講,我們花時間在那裡界定說你是司法官、一般行政官、特殊行政官、特別行政官,真的與其這樣子我們不如說檢察官的問題出現在哪。我現在認為說檢察官的問題是,第一個過勞,過勞他的品質不佳;第二個權責不分;第三個可能會濫權。這裡都涉及到內部獨立跟外部獨立怎麼節制,包括共同具名辦案,或者是己案己蒞等等這些比較具體反應在職務上的,應該我們是要規範討論那個,可能會對台灣現狀會比較有助益,要不然我們討論半天,司法威信沒辦法提升,問題還繼續存在,所謂濫權,大家懷疑的或擔心的,我們一方面要擔心濫權,一方面也要鼓勵他勇敢去打擊犯罪,就像我們看了高雄地檢署那個影片一樣。所以我們要好好去拿捏那個地方,所以我是建議說我們把時間花在各個具體的提案上,那個職權的節制跟發揮上,可能會比較有實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