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會希望主席能夠澄清一下,因為如果是您個人意見的話,可以委員身分另外發言,那如果是以主席身分的話,暗示大家要怎麼投票就不妥了,謝謝主席幫忙澄清。我們今天這麼重視這個議題,其實在我來開會之前,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問題這麼嚴重,我是在這個開會過程裡面得到更多的資訊,看到了更多的細節才慢慢學習到,發現這個議題很重要。所以我覺得這個會議這樣的開是有意義的,我們就是在討論改革,那等一下當然是要逐項表決,但是不要說贊成或反對就是搞革命,因為主席你自己也說過,我們這個會議大概就是比諮詢性會議的性質多一點點,我個人也認為這是一個諮詢會議,所以我們的決議也不是說,我們的總統或政府就要照單全收,到時候也是要送國會再去審酌。但是我們在今天就極盡所能的把所謂真理愈辯愈明這件事情做好,大家盡量把理由、把說理說清楚,把辯論做好,然後我們就這個委員會的權限,來做一個投票。我覺得這樣子我們就盡到我們的責任了,所以沒有什麼革命的問題。

那我個人覺得這個司法官定位為什麼這麼重要,因為我慢慢意識到我之前沒有想過的問題,譬如說法官跟檢察官一起考試叫做司法官,然後一起考試完了,竟然還兩年再一起受訓,一起受訓大家變成body body,大家都認識,大家是朋友、學長、學弟、同期等等。然後你到法院去開庭的時候,那檢察官是不是就是你熟的,然後法官論壇跟檢察官論壇都是互通的,大家可以彼此看資訊,會不會影響到法官獨立審判這樣的一個狀態?會不會對於被告是讓被告處於一個不利的地位?剛剛邱部長自己講的也強化了我的疑慮。所以這件事情我覺得非常的重要,就是說台灣的考試制度是非常奇怪的,很多國家並不是這樣子考訓,我們這樣子的檢察官跟法官考訓合一,可能也是獨步全球,或者是在世界上非常少見的。那這個源頭就在於說檢察官被定位為司法官,所以它是一環扣一環,我們今天是在談制度的改革,希望能夠讓檢察官獨立行使職權,然後呢,很多的配套的問題都可以得到解決。所以我覺得不希望任何一方被扣任何的帽子,我們大家就是平心靜氣的,好好的就自己相信的事情來做論證,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