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不是能建議我們直接進入制度的討論,因為定位的討論對我來說是兩頂大帽子,那個帽子你好像戴上去以後你就很偉大,然後就不能改變其他的事情,對我來說它不是這個樣子。因為司法官跟行政官是一種類別,是一種類別分類,分類的功能是在幫助我們解決問題。如果他分類以後愈分類愈亂的話,我們乾脆先把它擱置,我們去看實質的問題。所有的類別都要符合兩個要件,第一個要件是mutually exclusive,就是說司法官就不會是行政官,行政官就不能是司法官,這個對我來說都是make sense,他們之間都還是有共通性,還是要追求共通利益還是要利益極大化,這些東西都可以。第二個是他必須comprehensive就是說這兩個類別以外不會有第三個類別出來。這也不可能,因為你看到政治人物也可以,也可以涉入到很多行政實務,也可以去立法、去規範司法的很多很多的意見,所以我覺得這個討論不是那麼重要,我們進入實質討論可能會更快一點,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