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好,我剛聽這麼多想法,我只是講說法律人有一個比較特別的心態。因為我們今天辯論的議題是一個設計規範、設計經驗。但是對於法律人這個族群來講,他會跟你說一旦我的定位、我的法源基礎沒有變的時候,或者說做了些超過,或是說不在保障範圍內的事情,他們會覺得比較不完全。我覺得這是一個基本心態。那如果從社會科學角度來講,我們會認為一個概念他有一些特定指標,我們不要去直接攻擊這個概念,我們在他重要代表性的指標上面做改革,這是我們非法律人的想法。可是用這個想法回推的時候,非常多第一線的法律人,他會認為說你定位沒有給我明確的時候,我今天像剛剛劉委員講的,我今天很積極去做我認為正義的事情,但是我沒有受到保障啊!

所以我想我們今天討論的東西是剛剛湯委員講的,我們從制度上面給這些非常值得鼓勵的一些檢察官或者是法官,給他們保障,那讓他不會在這個劣幣驅逐良幣的環境下就是很搖頭的離開了。我想這是我們能做的事情大概是這樣子。那至於各位委員在法律人跟非法律人這兩個範疇內,比較容易不了解對方的部分,就是我剛剛補充的,我們要認為這一群為法律工作的這群人,非常重要,但他們工作的一個基本心態就是我不敢、不太主動願意踏出法律保障我的那個範圍。那我們在現場的各位法律人應該不至於這麼保守,但是我們想走出這個會議室其他在第一線的法律人,可能這個心態還是比較主要的心態這樣子,所以我們也不能完全在以現場各位比較有改革心的職業法律人的發言為代表,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