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議案討論之前,我最後一次發言就好。我想那個剛才主席講說不是革命,您後來有澄清,但是因為變動很大,所以請大家注意。這件事情我在這個地方可能要表示一種不同的意見,其實我們現在主張檢察官是一個行政官,並不是做一個變動很大的改革,剛好相反,我們是還他本來面目,還他本來面目,而不是您所說的變動很大,為什麼這樣講,因為我們看所有外國的立法例,台灣主要繼受日本、德國、美國,這幾個國家的外國立法例。這些國家的檢察官通通都是行政官,大家沒有人在爭執這一點。即便德國、即便德國,按照許玉秀籌備委員她所提出來的資料,也很清楚德國的檢察官就是行政官,沒有人否定這一點。我們的檢察官放在法務部下面,而法務部是行政院下面的一個部門,所以我們的檢察官是行政官,這一點沒有任何的疑義。那為什麼要把這點談清楚的最主要原因在於說,如果說我們今天不把這個問題談清楚,不把這個類別談清楚的話,我們很容易把檢察官當成法官來用,那這個就是錯的。當我們把檢察官當成法官來用的時候,我們就會在檢察官的權利上面乃至於檢察官權利行使的過程上面,都做出錯誤的規範出來。這就是我為什麼認為說這個問題要先談清楚的原因,原因在這個地方。那我剛才講到說,要把他談清楚,那剛才那個陳瑞仁委員也講到說,檢察官的司法屬性可以讓他抵擋政治的干預,那我要講的是說,我們今天就算還他本來的面目,說他是一個行政官,那也不等於他就會被政治干預,因為我們現在所擔心所謂的政治干預的問題,這個中間涉及到身分保障的問題,如果檢察官有特定的身分保障,就比較不怕政治干預。如果檢察一體的行使,必須要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的拘束,這也不怕政治干預,這些都需要立專法,因為這些都是國會保留事項,必須要由立法者來決定。都是需要立專法的事情,所以我才會提案說必須要立一個專法來處理這些事情,而這些都必須要把他談清楚,因為如果你們不把這個問題談清楚,我們大家不把這個屬性談清楚,那麼到底需不需要立專法,這個事情就不容易談清楚。而只是在我們這些具體的提案上面去打轉的話,也有可能到最後就是法務部你自己改吧!法務你自己改吧!那如果是法務部自己改的話,我覺得那個就是人存政息的問題,人亡政亡、人在政在、人走就政息,這是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