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可以理解非法律的委員覺得說,我們討論行政官或司法官好像會是一個沒有結果的問題,但是實際上我們如果要進入接下來討論的話,我認為這仍然是一個很重要基礎,誠如剛才陳瑞仁委員的發言,一開始就是說盡量就不要討論檢察官定位的問題,可是接下來的發言內容,卻在說檢察官就是司法官,這其實是一個例子,就是說我們真的如果不釐清這個定位問題,如果沒有這樣的基礎的話,接下來很多的問題其實都無法討論。

那我確實也呼應尤委員剛才的意見,就是說我們的現狀理念,其實檢察官的行政屬性是很清楚的,那這一點剛才林達委員在發言的時候,一開始也就是說檢察官現在就是在行政機關裡面,這是鐵一樣的事實。換句話說,如果我們今天決定把檢察官的行政的角色放的更清楚一點的話,其實不至於造成對現狀的革命,沒有這個嚴重,他對於現狀的偏離,改革的程度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這麼大,不需要去誇張這個部分。那當然剛才委員們有提到說,我們最擔憂的是政治介入的問題,如何避免,如果我們對於檢察官的角色定位為行政官的話,如何避免政治介入的問題。在我聽起來,政治介入有兩個可能的管道,其一就是檢察一體這個原則,那這個原則就我之前在我們群組裡面,所有交換的意見裡面,好像沒有任何人要主張廢除檢察一體原則。換句話說,不管檢察官是司法官或者是行政官都會有檢察一體原則,那這個就是有可能政治的勢力,從檢察長層層的往下傳遞,那這個部分的改革,其實就會回到說,誰可以決定檢察長的人選,這個就牽涉到,我們接下來會討論檢察體系內部組織改變的問題。那另外還有一個可能的管道,就是檢察官的升官途,基層的檢察官工作量非常重,責任很重但是權力比較小,高層的檢察官權力比較大但責任比較輕,那這個升官途裡面,他的改變也必須要回到檢察組織的系統裡面去改變。換句話說,如果我們要杜絕政治勢力影響檢察官的話,我們應該做的並不是定義他作為司法官,而是應該就檢察長的人選,或者是升官途,就這些檢察組織如何去改變,用這樣的方式才能夠去維持檢察官行使權利時候的獨立性,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