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這個提案就是說,我不去直接談我們現在檢察官到底是司法官還是行政官,可是很確定的一點,我們從清末明初以來,我們的檢察官比較被定性成所謂的「預審法官」這個角色,預審法官就是說,他擁有很多的強制處分權。那目前呢,我們有一些陸續的,包括羈押啦、搜索、扣押這些,陸續回歸法院,那可是還是有一些權限,檢察官不須要事先獲得法院的許可,就可以直接去對人民做強制處分的權。那剛剛很多委員都認同的是說,我們應該要避免檢察官的權力過大,要能夠監督制衡,尤其剛剛邱部長提到那個事情,我覺得非常認同,就是說,他有去意識到說,法官自己可以去搜索被告,這個基本上也是某程度的沒有被監督制衡。那同樣的道理,檢察官的一些現行……我這裡沒有特別去提他哪一些強制處分權,我只是提一個原則性的,去談說我目前有一些權限,那如果……我的說明有具體舉例,譬如說身體檢查啦,這對人民是一個滿大的一個強制處分,可是他竟然不需要事先得到法院的許可,我覺得這是必須要去調整的,所以我才會做前半段這樣一個建議。

那後半段就提到說,我們目前檢察官的不起訴處分有確定力,那這個部分,其實也是一直被刑事訴訟法學者詬病的。就是說,他的決定沒有經過法院的,他的不起訴處分沒有通過……他又不是法官,那結果他做了一個不起訴處分,竟然有確定力。所以檢察官他們一直在處理所謂的再議啊等等的,就造成很多他們的案件的負荷。所以我基於這樣,做了這樣的提案,請各位支持,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