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針對那個林孟皇法官的那個提案前半段,他其實這個問題確實是兩個問題啦。那可是前面那個問題齁,那個用語涵攝可能又會包比強制處分權又更大,因為它前面說「清末明初以來」的那個預審法官,那現在當然強制處分權已經該修的有些只剩下一部份了,那也不是原來的了;另外他的預審法官用語,有些國家預審法官還包括偵查權的啟動,就不只是強制處分權而已,所以我是不是建議林委員這段的用詞要不要就把它限定在是針對強制處分權的檢討?這樣子才不會把那個範圍射程弄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