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跟各位稍微說明一下,尤其是非法律的委員,就是這個議題為什麼會有重要性的原因是,現行的刑事訴訟法260條跟420條,是在處理有關於再審跟不起訴處分的確定,它其實有相當程度的類似性。也就是說,我們的現行的刑事訴訟法,相當程度地是把檢察官的不起訴處分當作是一個法院判決,你要重新開啟去挑戰它,其實困難度是類似的。那剛剛尤委員其實也有提到說,鑑於兩個體制所做成這個決定的情況不同,那它是否適當?

那因為林委員其實已經撤案,所以這個部分或許不需要多談細節,不過只是要提醒各位說,這個議題其實它還是跟身分屬性有相當程度的關聯;那即便不談身分屬性的話,我們也必須要仔細去思考,當檢察官做出一個不起訴處分,而挑戰它的困難度像挑戰一個確定判決,這是否適當的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