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發言分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也是在於肯定其實檢察官的公正性這件事是大家非常在乎的,不管主張什麼。另外其實我想,法務部自己也承認說檢察官並非法官,那有鑑於法院的組織狀況跟權限其實跟檢察官相差甚多,所以其實它真的有必要另外訂立一個檢察官法或檢察組織法,然後去詳細地給予檢察官身分上的保障,以及針對檢察組織裡面有上命下從,到底要怎麼樣權責相符,那到底基層檢察官的一些自治權力如何某程度去侷限上級檢察官的權力,或是其他的一些檢察組織會需要的一些資源分配,或者是一些支持,等等之類,它其實事實上應該需要另外一部法律詳細地去規定,而不是附屬在法官法裡面。

那我其實覺得這兩個議題是可以分開來,不過從邱部長的發言以及法務部自己的提案,似乎認為只要一旦訂立了檢察官法跟檢察組織法,從此檢察官就不會是司法官,我覺得他事實上是過慮了,我們事實上只是希望說,既然法務部也承認它組織不一樣、狀況不一樣,那這種情況之下,特別是基層檢察官有非常多需要一些改進、支援的地方,那這種情況之下,為什麼我們不用一個法律,就如同剛剛林委員所講的,它事實上在法務部權責裡面,它事實上可以去修訂適合檢察組織的一個法律,而不需要去牽制、去會銜司法院刑事廳這邊的意見。

那撇開地位這個部分,如果法務部不會過於恐懼,一旦獨立訂立法律而會使得檢察官喪失司法官屬性的話,它事實上從各個角度來談的話,檢察官法跟檢察組織法事實上是最符合檢察官自己這樣子的利益。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