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到底法官跟檢察官的,譬如說他的身分或者是他的職權,是應該分開訂定,還是合併訂定然後加以準用?我想,我從底下幾個觀點,來做一個簡短的一點點說明。首先,如果我們要講目前世界上最多國家認可的一部關於刑事法的國際公約,那就是所謂的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這個總共有目前大概有一百一十個國家簽署、認可、參與。那在這一部規約裡面,很清楚地就規定到,其實檢察署就是法院的一部分。很多規定,檢察官很多的規定都是準用法官的規定。我想,如果照有些人的意見認為說,這兩個一定要分家,合在一起就很怪、格格不入,如果這是事實的話,那這部規約大概也不會有一百多個國家簽署,這是我必須首先說明的第一點。

第二點,提案前半段我認為非常好,明確檢察官職權、確保檢察官職務行使的獨立性,這個我相信沒有人會反對吧?那目前這些東西,是不是有法律規定?其實很清楚啊,檢察官的職權,在法院組織法裡面就規定、刑事訴訟法裡面就規定了啊。那檢察職務行使的獨立性,在法官法裡面也有相當多的條文規定啊。那今天如果我們認為檢察官做不到這一些,或者受到了很多干預,那我們應該去檢討的不是法律的問題,而是執行面上面的問題。為什麼檢察官做不到?或者有些地方會有矛盾,也就是說跟這些法律的規定有出入。那如果我們不去探求這些問題,反而是說那分家好了,另外定一個法,那我是不太清楚說,如果現有的法律就是做不到,或者說有出入,那另外立一個法就能保證說檢察官就會遵守另外的一個法?他不會遵守現在的法院組織法,不會遵守現在的法官法。這我想,所以另外立一個法是不是就能解決目前檢察官假設我們碰到的這些問題?這個非常值得質疑。

第三個,我很簡短地馬上說完,我們說另立一個法可以解決這些問題,坦白講,我們對立法院寄望太高啦。誰知道將來立法的時候,立的是比現在的這些保障好,還是比它保障差?我們要冒這個風險嗎?以上,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