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剛才林達委員還有楊雲驊委員,講到的那個將來如果立一個專法,會有劣化現在檢察官地位的這種疑慮,我不得不說,那是杞人憂天啦,因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這樣的一部草案、這樣的一部法律,在立法的過程裡面,一定是法務部要本於主管機關的權責,一定要去提出這樣一個草案出來。如果我們今天做成這樣一個決議,說要立專法,那麼起草專法的責任在法務部,法務部可能立一個劣化現在的檢察官地位的法律嗎?我相信以邱部長的責任感還有林達委員,以及眾多基層檢察官,對於身上正義血液的這種負責任的態度,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想這個問題可能是多慮了,不會有劣化立法的問題。那將來送到立法院,我相信我們的民意絕對大多數都是支持要讓檢察官去打擊犯罪、追求正義的,所以我們也不可能在立法院裡面會通過一個去劣化現在檢察官身分地位保障的一種法律。我覺得這樣的一種論證,恐怕都是想太多。

那剛才那個邱部長也有講到說,日本的檢察官因為是行政官,所以不夠透明、不夠中立,所以我們還是要有司法官屬性比較好,那我不得不說,這樣的一個說法,恐怕跟台灣的經驗與現實也是不符合的。我們眼前就擺著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告訴我們說司法屬性,檢察官的司法屬性,無法保障他的獨立的例子,就是邱部長本人。邱部長本人當年在吳蘇案的時候,因為吳蘇案本身他在偵辦過程受到干預,偵辦過程的檢察官受到干預,邱部長當時為了這個事情後來辭職了。當時的檢察官沒有司法官屬性嗎?有啊!也是都在講說檢察官是司法官啊,可是有辦法避免政治干預嗎?這就是一個例子啊。司法官屬性沒辦法保持獨立啦。

第二個例子就是黃世銘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前檢察總長的事蹟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不用再多說,他自己主動跑去跟政治輸誠。這樣子,司法官屬性有保障到任何的獨立性嗎?我想,一個空洞的司法屬性的概念,事實上是沒辦法去解決任何的問題的。

那回答最後剛才講到的那個立專法的必要性的問題,楊雲驊委員有質疑這一點,那我必須要說,從現狀來講,今天大家提出的非常非常多的檢察官的問題,包括政治干預的問題、包括濫權的問題,這些法院組織法有解決嗎?目前的法官法有解決嗎?就是因為有這些法律,但事實上沒辦法解決問題,所以產生那麼多問題,我們今天在這個地方要討論,那就告訴我們一件事情,立法是有必要的,因為我們所講到的任免、身分保障,還有組織等等的問題,這些目前的法律都是漏洞、都沒有去處理,所以我們需要在一部專法裡面,把檢察一體原則、把偵查不公開原則去落實的組織跟程序上的保障前提,統統加以明定。認清楚事實才有辦法處理問題。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