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兩點意見。第一個就是,為什麼要立專法?那反對的理由似乎是說,現在放在這個法院法裡面有什麼不好?有什麼做不到的?只是執行面的問題。那可是法務部也一再地說檢察官不是法官,檢察官既然不是法官,為什麼關於檢察官的定位跟所有的職權,以及問責應該有的規範,都放在法官法裡面?這一點法務部一直都沒有給我們一個清楚的說明。你既然不是法官為什麼你要依附在法官法裡面,那張娟芬委員之前已經有一篇文章說你這個莫名其妙冠夫姓的問題,甚至於連婚都沒有結就去冠夫姓,所以這號文章出來之後,法務部也發了一個聲明說,喔我願意把這個……譬如說什麼……最高法院、檢察署,這前面的法院部分拿掉,可是這並沒有解決所有的問題,因為你冠夫姓的問題是一拖拉庫的,那所以為什麼不能夠立專法,這個名實相符難道不重要嗎?法律講究的就是事實,就是……就是,是什麼就是什麼,不是什麼就是不是什麼。可是今天在這個問題上面,法務部的立場就是說,我不是這個,可是我就是要在法官法裡面,這個邏輯我真的不懂。而且這種基本態度怎麼能夠讓我們信任,能夠讓我們信任你們對於事實的認定是可靠的。你們對於名實相符都不在乎,這個很奇怪。

第二點就是,剛才有幾位委員表達對立法院的不信任,其實我能夠充分理解,因為我自己有一點立法遊說的經驗,立法院是很複雜的。以檢察官定位來講,我們看……啊現在執政黨占多數的民進黨委員,他們也有不同的立場,可是這是很正常,因為這個我們是一個民主社會,有多元的意見,執政黨的立委也不是鐵板一塊,但是如果因為立法院的意見很多元,你就表達一個結論是說,我不信任立法權,我覺得這個就很嚴重了。因為我們有行政、有司法、有立法,而現在根據各項民意調查,民眾最不相信的是司法,你們不能說那都是媒體害的,那是nonsense,如果這一點,還要繼續這樣講的話,我願意跟法務部下戰書,大家到外面再去開辯論會。民眾最不相信的是司法,可是我們在現場大家說,我最不相信的是立法,這個完全違反民主的基本價值,這違反民主的基本價值,我們有行政、有立法、有司法,我們就是要讓它都work,我們必須信任它,然後相信它可以work,然後我們竭盡所能讓它可以正常的運作。怎麼可以說需要修法的東西,因為我不信任立法院所以我不去送去修法,那這個意思是說我們今天在這裡所有的討論,都是隨便亂講,然後沒有任何一項議案是涉及要到立法院去修法的嗎?這個我覺得還是滿嚴重的,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