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我是反對另外立那個檢察官法跟檢察署組織法,我的理由有三點:

第一點,就是說,這事實上是一種立法例的選擇。因為世界上有些國家是用準用法官法,有些是立司法官法,然後才分檢察官跟法官,喔這個其實是有一個選擇性啦,它並沒有說一定要怎樣。

那第二個就是說目前我們是,檢察署是規定在法院組織法,然後檢察官規定在法官法,那裡面的規定大致上已經非常完備了,例如我們剛剛講的就是說,檢察長下指令的時候,他一定要書面主義,要下條子就對了,這個就規定在法官法裡面阿,那如果說目前的規定有一點不完備的地方,我們只要去修法官法跟法院組織法就夠了。

好,那第三個理由,就是真的就是風險問題。因為我們目前所謂的另立檢察署法或檢察官法,它的內容是什麼我們完全還不知道,我們完全還不知道,那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就貿然地去推的話,它的時機還不成熟,我只能這樣講,就是說,很多政治勢力或甚至財團,他們對檢察官是有所忌諱的,那你如果無緣無故的就是自己就送上門來的話齁,他們真的是,真的會有人想在這個法律之中,立法過程當中,會對檢察官有一些限制就對了,這個是我們要擔心的啦。齁所以我覺得就是說這個問題其實要比如說成熟,就是說我們把所有草案全部都已經列出來,都已經非常明確的時候,再來推會比較好啦,我的意見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