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我們,各位可不可以法律人想一個問題,就是說一般職業、一般身份的人,它如果想到說,這個國家立法機關要幫我們訂一個專屬於我們的法律,我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是非常贊同的。就獨獨我們的檢察官,我們要幫他們訂一個檢察官法,他們反而非常抗拒,就是有一點匪夷所思。那剛剛那個邱部長……剛剛那個陳瑞仁委員提到那個事情,確實各國有不同的立法例,可是我們必須想到一個很重要的點就是,全世界只有中華民國有一個叫做司法院的組織,那我們現在很多的問題,我們現在幫法務部解決問題啊,那個法務部現在常常,很多法案要司法院會銜配合嗎,那你現在也沒有辦法把司法院廢掉嘛,那既然是如此的話,你本來就是,該歸你們法務部管的你們就好好訂一個專法去處理這個問題,而且,我們現行真的沒有任何問題,檢察體制真的非常健全,我們的法官法、法院組織法規定得非常清楚嗎?如果非常清楚我們今天不用談檢察體制的改革了阿,那尤其是在審檢分立隸,權力……權責相符這件事情,其實真的需要好好由法務部自己去主導。我就以我今天寫一個投書為例,當年在偵辦特別費案的時候,那陳瑞仁委員他當時去查黑中心,當時法務部他有發布了一個所謂的類似一般指令,他們認為這個特別費,是屬於實質津貼,那結果咧,這個陳瑞仁委員他就反對,他說你這個個案在偵辦阿,你法務部不能表示意見阿,然後那個很多檢察官也反對說你不能表示意見,可是我的理解,其實這裡就涉及到法務部部長跟總長,或者是檢察體系,他們兩個之間的,彼此角色扮演權責的問題。那這個這個林達委員就是說,阿我們服膺的是政……檢察官不能服膺政策,可是某程度檢察官就是確實會配合刑事政策嘛,他有檢察資源有效配置的問題,以當年特別費案來講,現職的首長就六千多人,加上追訴期限內的,加起來數萬人,你檢察官有那麼多的人力資源,去核對每一張發票、去查核每一個人嗎?那其實特別費到底是什麼一個性質?這個法務部主計處當時就發布了一個所謂的他們的政策說,他們的主張,就是那就是實質津貼,最後法案也採取這個論點,可是當年檢察體系就很反對、很反彈,說你不能講話,那像諸如此類的,我其實後面好幾個提案,包括部長跟總長的權限、主任跟……這個主任跟一般檢察官等等很多的權限,其實目前的,不管是法院組織法、檢察官法、法官法,都沒有講清楚。我們希望賦予法務部這樣的一個權限,去制訂這兩部專門的法律,就去針對檢察權的行使,怎麼樣能夠權責相符、權力分立,去好好訂……制訂,所以這是我的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