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感謝林孟皇委員,他提到的我們跟司法院在法案的制訂,提案權上面,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司法機關它有法案的提案權,它除了自己的訴訟規則制訂權以外,哪一個國家的司法部門有法案的提案權?所以這也是說我們在第二組曾經提出一個所謂司法行政一元化這樣的一個機制,司法院如果你有想要提案,那司法院長就要親自到立法院去做為你政策的辯護阿,你不能說你訂了之後你不用去啊,你派個秘書長去,那我法務部長也派個主秘去,可以嗎?所以這個就是涉及到第二、第二組的議題,就是說司法行政院多年來我們有很多的刑事政策也好,或者說這個組織的規定也好,到底誰來負責,這個其實是當年審檢分隸的時候沒有沒有分清楚的。

第二個我要回應的,就是剛剛那個尤委員所提到,其實他,就是他問我一個問題,坦白講今天我們大概除了檢視現有的問題以外,那想要提出未來方向的人,其實他應該多一點做說明,而不是在指責現在的這個不對,那就好像是他的就對。就像尤委員剛剛問我一個就是他叫我回答的,他說為何檢察官有了司法官屬性就能保障檢察官行使職務不受政治力干預,那我要問他的就是說,那為什麼檢察官有了行政官屬性,就能夠保障他不受政治力的干預,這他要說明阿。那我先前提的就是說,好,那我至少說證明了一點,日本把它改為檢察官……欸行政官,那也另外,也另立了法,那我要告訴各位的就是說,那它運作的狀況,就是檢察,難道是在維護自民黨的利益嗎?那檢察難道是在屈服於行政,這樣的一個嗎?那你要去說明說,那為什麼定位為行政官的,它不會有這樣的一個風險存在才對啊,你怎麼會是說,現在是司法官,有行政,政治的干預,所以行政官就不會有。我想這個是有一點跳脫啦,喔跳脫。第二個就是說,你希望檢察官有獨立性,但是你又說它是要是行政官,這不會矛盾嗎?你現在說要把它說是行政官的話,那你又說它是這個。那剛剛這個馮委員它提到的,就是說法務部,我剛剛其實已經跟各位提到了,這個基本上如果真的要講理論的邏輯是,就是我剛剛所提到,你不要把政治制度的三權分立,放置在所謂二元對立這樣的一個司法制度上面來講,那為什麼法官跟檢察官不一樣,那是因為它的在刑事,司法的任務跟功能上,它做了分工,過去是一體的,也就是說包青天,他既是司法警察、檢察官,他也是法官,他也是執行官,他甚至還是百姓的這個行政官。那我們認為這樣集中權力在一個人,風險太高,所以我們再把它拆開。過去法官跟檢察官都是在司法部門體系,是在戰後,大家認為這個不好,日本就是因為戰前,它的司法省管法官跟檢察官,大家後來才想把它拆開。那這個也就是為了因為權力過度集中,跟三權分立其實沒有甚麼太大的關連,但是我們現在如果講到三權分立,行政官的概念,弄到這個司法制度來,我覺得這個才是一個最大的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