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認為這三個角色裡頭,就是法官跟檢察官,這兩個角色一旦沒有清楚區分的話,那我們就會退回到過去的那種,包青天式的、糾問式的審判,這個是現在的刑事司法所要避免的,所要……所要抗拒的,所要已經拋棄了的一個典範。那我認為這三個角色清楚區分,對於公平審判有非常非常重要的意義,只有這樣區分才能夠達到公平審判,所以再進一步說,審檢分隸其實也是手段,你可以用另外一個角度說它是手段,它要達成的目的就是要武器平等,要達成公平審判。就是被告跟原告的兩方,他們的武器要達到平等,那只有這樣的時候,當好人站上了被告席,這個好人才不會發現自己手無寸鐵,他才不會在這個法庭裡面發現,他是被兩個打一個,這樣的追殺,而且那兩個還是法官加上檢察官,就是是兩個握有國家權力的人,握有國家權力的機構,在聯合起來追殺被告,所以這裡其實從檢察官法的制訂,它最終最終的目的,其實是保障人權。因為他每一段……因為要立檢察官法,這樣才能夠審檢分隸,審檢分隸才能夠達到武器平等,才能夠有公平法院,這樣才能夠保障人權,在最終極的核心的價值其實在這裡。因此要立檢察官法,並不是一個枝微末節的不重要的事情,說我們就借用法官法來用用就好了,我認為這是不能借用的,因為這是非常核心的價值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