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提供一下我查到的資料給各位參考,我查到的資料裡面,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憲法,特別是那個法務部或者是之前有檢察官投書的時候,有講到的其他國家檢察官入憲的那個憲法的立法例,我有去查一下,大概法務部跟那位檢察官的投書裡面有提到的,其他國家立法例主要是日本、奧地利還有義大利,但是這幾個國家的憲法立法例,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把身分保障放到憲法裡面去處理。

日本,他們所講到的日本憲法第77條,只有在第3項的部分有提到檢察官,但是第3項講到的是檢察官必須遵守最高法院制訂的規則。換句話講,它處理的是檢察官有遵守最高法院規則的義務,而不是給檢察官身分保障。

那奧地利憲法,奧地利憲法的第90條a,這個是在林鈺雄委員所提供的資料裡面的第90條a,它的原文在它的註31裡面喔,那我直接講它的中文的意思,它講的是檢察官是司法的獨立單元,它用的那個字叫「歐港」1:24:32,但是我在這個地方可以特別講一下,「Organe」這個字在德國法上面同時也來講律師,所以講檢察官是司法的獨立單元,跟講律師是司法獨立單元是一樣的意思,沒有特別的含意,沒有任何特別的含意,也不能夠因為這樣就說他是司法官。然後它後面那一句話講說,在刑事追訴處罰程序中,職司偵查與公訴職能。所以像這樣的一個條文,其實也不是把檢察權入憲。

最接近的一個,在立法例上最接近身分保障的一個條文,是義大利的憲法,義大利的憲法的第107條,它的第1項講到法官是常任,除非遵照最高司法委員會根據法院組織法規定的理由,嚴守法院組織法規定的辯護保障所做出的決定,或徵得法官本人同意,法官不得被免職或停職,也不得被調往其它法院或者是委派其他職責。這一項規訂了法官的身分保障,跟我們的憲法是接近的。第2項跟第3項講到的是,司法部長有權提起處分訴訟,法官之間僅因職責不同而有所區別。換句話講,前三項都在處理法官,只有在第四項這個地方講到說,檢察官享有法院組織法規則為其所規定的各種保障。也就是說義大利憲法在這個地方所處理的,是把檢察官的身分保障問題委由立法者去決定,而不是由憲法來保障,所以我想說身分保障這件事情要入憲,恐怕是對於立法例是有點誤解的,我在這個地方要提出澄清,當然我們可以在這個地方做判斷,但是我們也必須要講就是說,當法官的身分保障入憲的時候有一個特定的目的,就是我們要保持法官的審判獨立,因此我們讓法官的身分受到保障。但是檢察官的身分保障,如果要入憲,那我要問的就是,那檢察官的身分保障入憲目的在哪裡?是要讓檢察官行使職權的時候能夠像法官一樣的審判獨立嗎?我想不是吧。

主張身分保障要入憲的,就這一點必須要加以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