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人事制度的,坦白講,這個我想它是最複雜的,因為你做了一個調整,那到底,每一個人都說,有基層檢察官跟我反應,那到底這樣的一個基層檢察官,他代表的意義是多少?每一個都可以講,有人跟我反應怎麼樣怎麼樣,有人跟我反應怎麼樣怎麼樣,坦白講我們最近做了幾個這樣的……,大中小型的地檢署的檢察官都有不同的思考,就是怎麼票選。

所以基本上,我想各位大概不太了解,我們的人事制度,問題第一個,如果案件量都是那麼多的話,那將來就是重新,又有另外一群人,他的工作會比較多啦,因為這個基本上就是說,人力不夠的話,那毫無問題,只是誰來承擔而已,這是第一個。

所以我們為什麼會跟,剛剛提到的,前面也有討論到的,如何讓案件量減少,這個其實才是一個最根本關鍵的問題,如何讓它分流,那如果案件量減少,其實坦白講,在哪一審可能它的問題或是說抱怨可能就會有不一樣。那你今天重新做一個調整,那如果你的案件量的loading還是沒有做好一個基本的確認,你現在貿然這樣子改,其實是沒有太大的實益,因為一定會再討論一次。

我們目前基本上,法務部的所屬的,假設叫這個檢察官的人事審議委員會,就讓它是十七個人,有九個是民選的、八個是官派的,那部長派四個,檢察總長派四個,這樣了解。那基本上如果有任何的反應,反而這些民選的人事審議委員會的委員,他可能會更積極,因為什麼,因為他想當選的時候,他一定要去匯集最多人反應的那個,他才有可能當選嘛,所以他就會在這個人審會裡面要求部裡面要去做這方面的檢討跟改進,那我們通常提出幾個方案之後,大概也要叫檢察司跟其他的單位,相關的出去做意見上的徵詢,最後大概我們會求得最大多數人的意見來做未來改革的方向。

所以我現在沒有辦法給你一個很具體的東西,主要原因就是說,它是每一個人不同的看法,到最後會怎麼衍生出來,不是我法務部長可以……我當然可以講幾個,譬如說,你們不希望有,主任檢察官不希望有部長的圈選權,這個我可以同意,但是怎麼出來,這個恐怕大中小的地檢署,它基於它投票,如果大的地檢署,它當然票數會多嘛,小的地檢署它票數少,投出來的結果它可能會不利。所以機制上要再怎麼去設計,恐怕都還有細緻上的討論。

那至少我們現在,有一個民選的、過半數的,九個的人審委員會的委員,我相信他們要競選的時候,他一定會去蒐集最多人的意見,那時候在這裏面來做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