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基本上我在這邊補充說明一下,誠如剛剛其實很多人,對我們檢察官有很多的指教,就是我們會不會濫行起訴或濫行上訴,所以呢,你如何讓偵查的品質能夠提升,那當然就跟我們前面提到的,讓越有經驗的人他扮演比較重要的角色,而且這也有所謂的新舊的經驗這樣的傳承。那當時我在我們內部討論的時候,我就提到說,院方重大的案件都是合議制,對不對?為什麼要三個法官來合議,就是認為它重大,一個人來決定可能會有思慮不周的地方;那檢察官既然要對所謂被告發動偵查這樣的權限,如果他一個人,有的時候我們也擔心,包括日本也是一樣,就是有時候檢察官為了要出名,他可能就衝過頭了。那我們認為說,這樣的話,有經驗的人來做帶領,應該是會讓它的品質會提升,品質會做一個提升。

那第二個就是說,因為重大的案件,基本上大家外界也有一些指責,就是說蒞庭的檢察官、公訴的檢察官是不是能夠實質了解案情的內容,那如果我們用協同辦案的話,那顯然了解這個案情的就最少會有三個或兩個檢察官,那將來這個重大案件就要由偵查的檢察官去蒞庭,那這樣也有利於未來在審判中,能夠真的是實質的在做調查跟攻防,那這個當初重大案件的考量,不外就是在這幾個考量點上面。

那剛剛提到就是說,因為司法院其實也一樣,基本上司法院跟法務部,當然法務部主要是因為我們有主任檢察官可以來做,那司法院大概對於候補的法官,初期也是不讓他獨任制來辦案,都是參與合議庭,這樣的一個案件,那我想這個是賴法官也可以來幫我們說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