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先說明一下,那如果我覺得這些都不好,我一定要圈選嗎?啊你講責任政治啊,啊我認為都不好啊,那怎麼辦?對啊,我都認為都不好啊,為什麼?因為有時候出缺一個,那他兩倍、兩個人給我,啊我認為這兩個人都不好,那你怎麼辦?你叫我責任政治,我為什麼要去,這個是第一個啦。

坦白講,第二個就是說,那我是從我喜歡這個決議……我對人事實在是很討厭,第二個就是說各位可能大概不知道,我們剛剛提到的,就是說大家都一直把認為說檢察,它就是只有審判中扮演一個追訴者的角色。整個刑事司法的任務跟功能到底有哪些?它還要跟司法警察……因為它是要節制司法警察不要濫權嘛,所以它要有領導統御的能耐。第二個,它一旦在所謂的起訴跟審判,它最後還有一個執行,執行完了還有一個保護管束,還要再跟社會做所謂的這樣的一個法治教育也好,或者是其他的司法資源這樣的一個連結。

所以檢察長你們一直都把他認為說他就是只有辦偵查,那我覺得這個恐怕對於檢察長他應該要有的各項的權能,你們可能只注意到其中一項,這樣你了解我的意思沒有。所以檢察長其實大部分的工作,其實並不是在這個檢察體系裡面,那大概都是襄閱在處理嘛,各位當然知道法院的……我想賴法官也都知道,大部分都是襄閱在處理。其實檢察長他可能對外事務,也就是跟整個刑事司法是整套的東西,會比較多啦,會比較多啦!所以這也是大家可能要去做一些考量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