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說那個這樣的設計會導致政治勢力干預司法,我覺得那個可能推論太快了一點,因為檢察總長儘管他有個案裡面的指令權,誠如剛才陳委員所講的,是所謂的軍令系統的頭頭,但是無論如何他們仍然必須要受到民主問責原則的拘束。也就是說這樣的一個權力不可能完全不向民意機關負責,所以我們必須要去回答的一個問題就是說,在現在的這個制度底下,有可能做得到嗎?

那其實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目前的制度設計,我們是總統提名,國會同意之後通過,但是當國會同意通過之後,這個檢察總長行使職權的權力,事實上就完全不受國會的監督,除了那個預算的控制以外,所以林委員的這個設計跟提案,其實就是要回答這個問題。

那那個李佳玟委員的那個文章裡面也有提到那個德國的例子,那個Harald Range那個案子的例子,那個案子裡面的檢察總長他的職權行使,因為完全不符合民意的期待,然後跟內閣裡面所講的那個……內閣裡面的意見也不一致,所以最後被部長要求他提前去職。那這個就是一種民意問責的表現,那如果說我們今天不採取像那個林委員這樣的一個案子,那麼我們還是要去回到我們現在的問題裡面去問就是說,那麼檢察總長如何向國會、向民意機關負責?因為我們也知道說檢察總長現在是由總統提名而國會通過,這不等於檢察總長就是總統的下屬,這個道理是很簡單的,所以為什麼黃世銘跑去跟馬英九報告偵查的秘密他一定構成洩密,原因就在這裡,因為他不是馬英九的下屬,這個道理很簡單。

那麼在這種情況底下,那麼請問檢察總長依現制如何民主問責,這個才是我們現在要回答的問題,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