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林委員這個提案,感謝你,讓我法務部長有圈選權,剛不是講說我不喜歡有圈選權,結果你又要塞給我。那第二個我想你這個提案基本的思維,應該就是定位這個檢察官是行政官所做的這樣一套的思維嘛,對不對,所以你才會比較特例的就是說經行政院送交立法院同意,為什麼不是經總統呢,過去檢察總長就是總統了啊,為什麼妳現在突然改行政院?那我們就不知道這個道理何在了,道理何在?

第二個就是說,剛剛那個李委員提到,坦白講這個2006年在制定這個特偵組的時候,他們另外加了一個就是剛她提到的,當時坦白講我當時其實我是反對的,也就是說,第一個,總長他有四年的任期保障,第二個他要經過立法院同意,對不對?那大家都認為這個所謂他要有民主的正當性,那我也看不懂說為什麼第一組他們在討論這個最高法院法官的時候只要總統任命就好,不需要經過立法院同意。我覺得各位都忽略到一點,我們今天法官到底有什麼民主的正當性?只因為他考過試,他就可以當法官當一輩子嗎?他都不用被檢視嗎?他有被民主、他有被人民檢視過嗎?沒有呀!司法院長也不用到立法院去備詢啊,院長也不用去啊,我們的法官難道有民主正當性嗎?我們的法官難道有民主的問責性嗎?其實是沒有的嘛。

那為什麼?因為我們這個國家的制度運作到現在,其實很多人的偏好就是認為說,他就是獨立、他就是誰都不能管他,所以縱使他變成奶嘴、恐龍法官都一樣,你也對他無可奈何呀!那我要講的是在這裡,當年在說要送交立法院同意的時候,就是檢察總長,我就跟他講說你們真的要去跟政治扯在一起嗎?你們真的要跟政治扯在一起嗎?我告訴各位,很簡單,總統他不可能去拉票對不對?那總長如何讓他的人事同意權在立法院會通過?只有一個人你有辦法,那個人就叫總統。

所以我們今天才會為什麼這個三個檢察總長的可能人選,坦白講他們也都是票選啊,從謝文定、陳聰明、黃世銘在檢察官的票選裡面,他們也都是前三名或前五名的啊。問題是第一個不會過,第二個各位也知道他涉及,第三個呢又因為背信。這些人在立法院他要怎麼通過啊,當然是總統下令啊!那總長當然就欠總統情啊。台灣的政治各位多少都知道,他們這樣的一個運作的狀況,其實不是我們這些人可以想像得到的,坦白講我勉強比你們多一點,是因為我當過兩屆的立法委員,我大概知道這些人大概都在怎麼樣的去做這樣問人事的思維。所以坦白講我滿同意第一組的,他們的最高法院的法官不用送立法院,如果他們要送立法院,我看那個問題才會更大。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