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我從一個過去擔任司法記者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的話,過去真的發生過這種事情,就是說,一個案子起訴之後,我們透過襄閱,或者是事後的記者招待會的時候,公佈了檢方所適度起訴的範圍,我們也忠實報導了,可是後來那個案子最後是判無罪的。當事人掉過頭回來控告我們媒體跟新聞記者,所以我覺得說,從這個個案的角度裡面來看的話,我自己認為說,檢察官當你們訴的那一刻之後,所有的東西你們應該要公開,這是資訊充分的透明,也是滿足讀者「知」的權利,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