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真的覺得起訴書在起訴那一刻就要公開,我今天特別帶了一件冤案的過來,這個檢察官當初是認為把當事人指出竊車集團的兩個人,其中有一個人,他實際上是水產的進口商,這個案子,他被壓了一百五十一天,最後拿到四十五萬三千塊的形式補償。為什麼會發生這件事情?憑良心講,我如果不去看判決書的話,我光看起訴書,這傢伙絕對是個偷車集團的一個頭頭,可是當我看了一、二審判決書之後,讓我真的嚇了一大跳,為什麼有些檢察官該查的你沒有去查?所以我才覺得說,當一個案子決定要起訴了,它的書類應該要全部的公開,至少可以讓我們新聞記者獲得滿足讀者「知」的權利,去看看這個案子裡面,檢察官起訴的有沒有道理、有沒有疑點?否則,檢察官的起訴書一公開之後,新聞記者所看到的可能是經過檢察官的一個局部的篩檢,所呈現的文字,那對我們新聞記者太可怕了。然後透過我們新聞記者的二手傳播,然後讀者將錯就錯的一路看下去,到最後才恍然,完了,當年我的報導是錯誤的。這個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一個個案,我可以甚至念出它當初檢察官起訴的暗號,算了,有需要再跟我拿好了,我不浪費大家時間,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