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同意陳法官的意見,因為從人民的觀點,我以為我們的起訴書有公告,因為我們在媒體裡面可以閱讀到大量的資料,然後我發現我們在這些起訴書裡面,為什麼會公開,其實是跟政府施政跟政績有關係,因為我們政府對一些重大案件,其實會用一個「我起訴了這件事情」,所以就當成政府的一個重大的政績,所以我會認為既然公訴檢察官其實它有背負著全民的一種期待,然後我也同意資訊的不足跟資訊的片段才是真正問題的關鍵。當資訊所有公開出來以後,所得到的部分,其實是一個對於雙方的當事人,甚至對檢察官來說,其實都是一個公開的顯示,我覺得它是一個促進進步的來源,所以我贊成在起訴的時候就應該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