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召集人,我想大家講的都很有道理,不過我特別借用我們另外討論的問題就是「起訴狀一本主義」來看。「起訴狀一本主義」它並不是只在有沒有卷證不併送、證據要不要移送、會不會影響法官的預斷,「起訴狀一本主義」一個更重要的部分是起訴書記載的內容是不一樣的,以英美而言,它起訴書內容記載是非常簡單的,換言之,這也是避免預斷的一個重要的一個機制,所以以這個角度來看,其實,公不公開我想從小看應該是要延後,不能太長。因為預斷其實是避免不是法官而已,將來甚至還有人民參與審判,甚至是一般輿論的一個……輿論只要是媒體以外的一般人民的一個預判,所以第一點從「起訴狀一本主義」角度來看是不是應該延後比較好一點?

第二點,起訴書的一個門檻相對於判決要來的低,百分之六十、七十就可以了,判決要到毋庸置疑的程度嗎?所以從其他症狀來看,其實起訴書記載反而是對於被告不利的,對於被告不利,不管他是有罪、無罪其實你愈早公告,其實因為門檻低,其實反而是對他不利的。

而且第三點更重要的是,就是辯護議程沒有記載,至少判決書裡面對於雙方的意見必須做回應,但是起訴書並沒有義務對於被告、辯護人主張做回應,所以就這點,除非現在起訴書記載的內容調整,對於被告的主張一併記載,否則太過早記載其實就是偏聽嘛!只有看到檢察官的一部份的內容而已,那現在可能比較重要是說,如果擔心於媒體的報導偏頗的話,應該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去規定,比如說,今天應該是法院組織法裡面,對輿論的報導,今天做另外一種規範,我想可能不適宜從起訴書的一個公佈時點,來避免輿論所可能造成的一個人民的預斷或是偏頗的一個判斷。那先簡單報告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