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不好意思,我這邊寫的可能是問題比較多,因為我覺得有幾個憲法或法律的利益要考量,有一個是審判公正信、一個是當事人的人格權,比如說名譽等等,那我覺得無罪推定比較是審判公正性的這個部分考量,剛才超駿提的很多是這個層面的考量,可是剛才有些委員提的比較是人格權的考量,現在就要看說,你提前時點到那個時候公佈,對審判公正性的損害有沒有造成一個不可回復的損害?我覺得超駿的設定,可能是心證上比較是已經要採某種參審、陪審,然後那個東西又先公佈了,所以就先影響,可是這些東西都還沒決定,對不對?那如果那個制度調整,很可能這個事情的考量就會改變。那我是覺得說,公開跟上網公開是兩個不一樣的事情,你現在可以公開,那又不上網公開,那事實上是其他人的「知」的近用權的這個部分受到一些影響、便利性受到一些影響,可是問題是受到影響,那到底它那個衝擊會多大,這還是要評估一下。我個人是認為,提前公開,至少在近用權這部分,其實是比較有利於不特定人,他如果有「知」的需要的時候,因為你現在反正只是丟給媒體記者,那媒體記者也隨便,也不能說他隨便寫,高興怎麼寫就怎麼寫,對不對?我們媒體的自律程度絕對比其他部門是低很多,所以就這點而言,我是覺得提前一點似乎是比較好,大家都可以交叉來檢驗,那現在我比較擔心的是對於審判公正性那部分的傷害,那這一點我還要想一想,那如果只考慮前者,我是贊成提前公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