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剛才超駿老師已經說了我準備要提的部分就是所謂「偏聽」的部分,所以說,當檢察官的起訴書出手之後,它公佈了,它裡面的資訊可能就已經先對新聞記者造成了一個預設,這是不可否認的。所以那另外,我要牽扯到、我要回復到剛才明珠委員所講的,我必須承認剛才明珠委員提到的,現在依我所知道的司法記者是純粹從法律系出生的,少之又少,不可否認。所以說,對一個不懂法律的新聞記者去寫一個專業的法律判決書的時候,它真的會有一些困境,再加上如果檢察官的起訴書的內容,又是一部份的一些預設,而造成新聞記者的偏聽的話,那個真實性真的會低到非常的可怕,這是第一個部分。

然後我也同意說元仕委員剛才所講到的就是,我們不能夠用事後的觀點去評判檢察官起訴當時的那個狀態,可是我真的要說,我這幾年來我在追冤案的故事,我已經不相信起訴書、我已經不相信判決書,我現在一概以什麼為主呢?審判筆錄跟監視器,就是所謂的光碟,在我剛才所提到的案子裡面,那光碟真的是檢察官起訴的一個最可怕的地方,他拿光碟,然後附在全案裡面當證據,可是我去看了之後,裡面完全沒有這兩個被告去偷車的整個畫面,那你檢察官是怎麼起訴的呢?所以,檢察官的起訴書裡面提到是說,有全案有光碟為憑或為證,可是事後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所以我是覺得說,要公開,提早公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