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不是,因為你說讓我最後發言,所以我很節制。這個問題,其實我在提案的時候有想到說,起訴狀一本主義如果介入,會有什麼影響?對這個案子。照理說,起訴狀一本主義它沒有任何的證據,也沒有任何的理由,只有犯罪事實。這個犯罪事實,理論上從偵查終結的那一霎那,就不再受偵查秘密或者偵查不公開的限制,它應該要公開。所以如果說,我們今天要以起訴狀一本主義,因為現在還沒有討論到起訴狀一本,至少在我們正式的會議記錄裡面,還沒有針對起訴狀一本做決議。如果採起訴狀一本主義,我會認為必須在起訴狀一開始就要公開,而且就可以上網公開,因為它只是一紙,那講到說會影響無罪推定,我認為慢慢大家民眾會接受什麼叫做「無罪推定」。只要你用人民參與審判以後,「無罪推定」我認為老百姓的法治教育慢慢會建立,今天的,你不要說是置入性行銷,你從美國的陪審經驗、歐洲的陪審經驗都可以看得出這一點,就是一旦人民參與審判之後,他們對無罪推定原則的觀點會比以前更清楚,或者開始知道,以前可能完全不清楚什麼叫做「無罪推定」。

所以我的想法是,我們可以做一個設限,就是一旦採取起訴狀一本主義以後,應該在起訴之時就一併上網公告。那麼在起訴狀一本主義還沒採行之前,如果法務部堅持說要在一審判決後,這點我可以接受,我可以接受。我反而跟元慶委員的結論一樣,可是意見、理由很不一樣,理由很不一樣的是,我認為,這些理由證據不應該在網路上就討論,最多你知道老百姓、人民只知道一個檢察官起訴某個人的犯罪事實,那如果大家對於無罪推定越來越了解的時候,這時是檢察官起訴的一個事實而已,將來要靠法院來判定,我是想做這樣一個修正,就是把時間點把它,我想應該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