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如果說起訴書在不公開的話,是對被告的保護的話,我想這個是一個雙面刃,就是它有保護當然也有更欠缺保護的地方,舉例來講,就是譬如說回到「徐自強案」,如果當時起訴書就是公開的情況之下,那麼檢察官可以寫說,如果那個起訴書公開的同時,那個設計的一欄也有理由的話,那麼檢察官可以寫說,因為憑共犯的自白嗎?就是如果在那個階段,就是檢察官還是有這麼大的自信或什麼,就把它就放在起訴書上嗎?所以其實對被告的保護其實是雙面刃,就是保護或者是更少的保護,那麼所以其實一旦公開的話,那麼在設計上必然也會讓檢察官更謹慎寫出,如果它要判罪的話,它的判罪理由,這是一點。

那另外一點就是剛剛有委員提到說,如果這個時候是檢察官起訴,可是後來變成無罪的話,那大家會不會回過來去討論說,為什麼就是更增加紛擾說,那檢察官的起訴是不是有理由?可是這個時候,我覺得這個討論是非常有意義的,就是整個對我們社會來講,就我們社會本來就應該讓一般人更知道法律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就是有這個邏輯跟所謂法條的之間的一些的辯證,所以其實這個是無妨的。就是說我們應該信任民眾的辨別力跟認知,所以其實我認為就是早一些公佈,不是變成它是因為保護被害人,或者是被害人的隱私等等,就可以做出決定,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