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只針對就是剛才副召集人提的那一部分,我同意剛才副召集人說的那個狀況,就是說,因為最早,我覺得法務部的觀點其實是站在說,一般人分不清這個差異,所以基於這樣的考慮,所以才認為說,為了保護這個被告,所以它認為不要提早公佈。可是這個理由我覺得應該要,法務部還要更多一點點,為什麼會一般人分不清楚?那這個一定可能後面,事實上,然後法務部有,或者說是我們的整個司法的體系有沒有責任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民眾就是已進入民主,可是大家對於誰是起訴的,這個只是一個嫌疑的,這個有嫌疑所以他要起訴,然後可能有一些理由,為什麼他是一個真正決定其實是法院,為什麼大家會分不清楚?好,那我覺得其實法務部事實上有責任就是說要使這件事情清楚,那我猜剛才的討論其實有一件事情已經有點凸顯出來,就是說,其實這個很重要是法治教育的一部份。就是說,如果基本上他已經給新聞媒體一個操作的空間,那為什麼不是讓大家更能夠接受更廣泛的群眾的公評。那既然新聞媒體它有可能會……,為什麼沒有考慮到新聞媒體可能因為這樣對被告很不利呢?那如果那部分其實你很難去要求媒體去承擔那個報導的責任的話,那我覺得反而是給每一個人,就是可以去越多透過這樣子的過程裡面去了解,起訴書那個其實是檢方的一個起訴的觀點,然後慢慢從裡面學習到去區隔這兩者,否則我覺得被告他如果反而是一個人知道,或者是他已經有媒體知道,然後他其實更處於更不利的位子,所以從這一點我也是支持它應該要早一些公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