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現在喔,呃……我思考一下。有不同意見的人,有沒有要另行修正文字的提案?或者是……等等,為什麼我會這樣問,因為這個牽涉到我們直播、還有什麼筆錄給第三人啊……這些議題,我們等一下要接著討論,因為張維志委員說,其實公佈是看你公佈什麼東西,剛剛陳憲裕法官也提出一個說,公佈是不是公佈什麼東西,因為什麼我害怕,就是說,這樣的一修正,有一點好像……起先是沒有區隔媒體跟一般人,然後現在的狀況,是不是還是沒有區隔?就是法務部到現在為止的做法,還是繼續維持嗎?這是我們其實就是在檢討這件事嘛,那這件事是什麼,是法務部有對媒體公開,而且法務部是選擇性的,並不是所有的都這樣做,那是他們有一個裁量。那現在會提出這個議題,表示對這個裁量質疑、對目前的狀況質疑,如果不是對目前狀況質疑,我們幹嘛花那麼多力氣來這邊,對不對?那麼對目前的狀況質疑,會透過這個提案就解決嗎?這是一個問題。

然後比方有人提到說,唉呀我自己覺得怎麼樣,因為那個被告是千千百百種,那有些被告可能真的他希望能夠很公開,因為他覺得充分地報導、充分地把資訊揭露,對他才是最安全的;那有些被告是希望偷偷摸摸「就這樣,這件事情就這樣這樣處理掉,然後也沒有人發現」。可是其實,有一點我倒附帶要提醒的就是,你不要以為你被起訴、最後被判決,是沒有紀錄的,這倒是要在這裡接著提醒。我曾經接獲這樣的資訊,就是在另外一個案件,然後檢察官說你上面的資料就說你有涉及詐欺、竊盜這些案件啊,他說我是告訴人耶?所以這可見就是資訊長什麼樣子的問題。他就非常生氣,他說我都是原告,啊為什麼那個資訊看起來我好像是被告?然後他就認為我是涉及這些案件?不曉得為什麼會是這樣,就是檢察官揭露的資訊寫說,他涉及詐欺、什麼什麼竊盜,他說我都是被害的那個人,啊為什麼看起來我像被告?他非常地憤怒,啊怎麼資料會變成這樣?這個才是問題所在啦。對不對?

那我不曉得,在像這樣子的資訊,有可能這裡就是有兩種當事人的問題。有的當事人認為我偷偷地這樣過去,然後就沒事;可是我們的制度可能是,你不要以為這樣,真的是一步一腳印。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你以為你是無罪的被告,但是那個資訊呈現的可能是你是有罪的狀態,那這樣就很危險,這為什麼說我們有一題叫做「資料塗銷」的問題。現在是哪一位要發言?蔡元仕委員發言過了,現在發言次數最少的應該是顏厥安委員,讓他再第二次……喔你也是,你剛剛講的話比較長。好,顏厥安委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