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三點說明。第一個,我想先回應一下月蜜委員所講的,就是說,剛才你的意思是說,如果你是當事人的話,你希望能夠安安靜靜地不讓媒體……對不起,錚錚委員,對不起。你想安安靜靜地過,可是你要知道,當記者他不會讓你安安靜靜地過。為什麼?他已經從檢察系統裡面的至少兩個途徑可以知道:第一個,檢察官在起訴的時候,他一定會有一份公告,記者先會去掃描;第二個部分是,檢察官主動公佈的這些案件。所以說,你想要把它讓自己能夠不要讓外界知道,然後安安靜靜地打完一審之後,等到時候一審的判決書跟檢察官的起訴書並呈之後,那個時候,新聞記者會報導嗎?不一定,因為時效老早就已經過很久了。

根據這個,我要延續出來,剛才欽賢法官講說,如果說是不是可以這個樣子是,當新聞記者報導之後的那個時候,檢察機關才把全部的起訴書公告出來?各位,這個新聞報導一報導出來之後,那個傷害已經造成了。而且到時候檢察機關即使根據欽賢委員所說的,到時候把起訴書全部公告出來,再來:新聞媒體會刊播嗎?他可能不會喔。或者是說,當初他在報導第一波的時候呢,他的版面可能這麼大;可是到第二天,當檢察機關公佈出來內容之後,新聞記者看到了,「完了,我昨天是不是有寫錯了」,第二天會不會報導?他可能會寫可是不刊登,或者刊登出來變成什麼,一塊「撒隆巴斯」大小而已的篇幅。對,這個是我們不得不去顧慮的。

第三個部分就是說,剛才檢察官有講說,什麼原告當被告、被告當原告這個,這個是過去真實發生過的案例。那在彰化地方法院,一審的法官把原告當被告、被告當原告,所以最後的判決結果,是被告贏了、原告輸了。整個訴訟對造是法官完全寫錯。所以我覺得,我的立場還是如此堅定,檢察官要起訴的時候,請你們把所有的東西一次拿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