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只要補充一下,剛才那個檢協會代表的是說,為什麼我們沒有去設想到被告他願不願意?重點就在於說,新聞記者他不會去問說「欸你願不願意讓我報導」,這是個重點,新聞記者的侵略性是很強的。

另外我要回應到剛才林邦樑司長所講的,我知道現在檢察機關現在做公告的時候已經把那個……對、對。例如說江X慶,或者是江元X,對、對,或者江OO。問題是,這個案子進入地檢署在偵查的時候,那個時候新聞記者已經盯上囉,即使你把他變成OOO,不知道是誰,他案號裡面還是可以查得到的。為什麼?新聞記者會知道說,這個案子例如說是林邦樑司長承辦的,我從頭我就跟你跟到底了。所以最後你案件起訴的時候,你還是會出手,我還是會從案號裡面知道說,喔這個就是當事人。我不敢講新聞記者是無孔不入,但是當他盯上一個案件的時候呢,他不會問當事人說「你願不願意讓我報導」,不會。OK,報告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