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倒是……我是因為……謝謝那個院部還有兩個協會的一個發言齁,不過我覺得這個問題是不是大家想的都稍微簡單了一點齁,因為這個問題已經……它其實有點廣,它是錄音帶還有錄影還有是卷證,其實比較可惜的就是院部並沒有從比較法上去看,其實多數國家對錄音帶跟錄影的做法是區別的,第三人可不可以使用其實在錄音帶,以美國法來講,它雖然Pacer是公開,但基本上只有在限於錄音。所以其實至少院部可不可以下次跟我們講,為什麼錄音帶跟錄影是做一個區別,這可能是問題的關鍵齁。

那另外一個問題關鍵就是說,各國的法制裡面,在准許可以申請,至少在錄音帶的部分,它其實申請人是要付費,甚至付費而且他要填申請書狀,不是這邊講的那個,大家稍微這樣一筆帶過,其實說以整個法制的意義,包含就是說今天使用者,它今天要用什麼一個方式,才能拿的到?要經過怎樣的程序?由誰來准駁?這是問題的關鍵。那第三人之所以要讓他使用,某種理由是在於說,它一方面涉及到透明、公開的問題,當然另外有些人他職業上有需要,比如說律師,他要看看前輩如何在法庭上的表現或是法官如何去主持這一個訴訟的程序,那也涉及到研究人員的一個需要嘛。當然要經過一定的准駁程序,當然另外一個更重要,比較法制來看,同樣以英美來講,美國相對的寬鬆,但是英國就很嚴格。英國只有在例外的情況,第三人包含本人,而英國甚至說這不是當事人跟第三人的權利。

所以我是覺得就是說,不管院部持的什麼立場如何,是不是下次可以給我們比較堅持的一個立場?堅持的理由,告訴我為什麼反對,不是單純一個隱私權喔,因為今天我們是講這個,我們並沒有……這完全是中立性的議題,他是完全是希望大家能注重這個議題,所以即便要反對,我想沒有人說其預定立場一定要如何或不如何。是不是有一個比較堅實的理由?

而且更重要一點齁,從比較法來看,剛才那個陳法官講的很好,因為我們現行的制度裡面,卷證並不包含錄音帶跟光碟,這可能是問題的關鍵,因為從比較法上來看,英美來講,它將錄音帶跟光碟視為卷證的一部分,所以比如說我們目前的錄音帶光碟使用辦法裡面,它的保存年限在一般的案件只有兩年,但是在宣告死刑、無期徒刑案件裡面是沒有限制。所以這一點就是滿有意思的齁,這涉及到卷證、卷宗定義的問題。

所以其實提出這個問題是希望,院部能重視我們到底什麼叫卷證?什麼叫卷宗?卷宗的因為已經時代發展到這樣了,那其實目前還將一般的錄影帶跟光碟不視為卷宗的一部分,是不是可以再稍微考慮一下?特別是司法院現在有一個……呃就直接講,刑事廳希望以那個錄影帶、光碟取代筆錄的記載,那一旦未來如果這樣的一個政策的落實的話,那其實什麼叫做卷宗?事不是必然要做一併的思考?所以其實我們是丟一個問題出來,那剛才那個……很抱歉召集人指責就是說未盡責,其實我本來是希望下次有機會再提個案,沒關係我自己下次回去再研究好了,研究出來再就教院部,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話,我今天這個案子可以緩議,不過我問題先丟出來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