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現在脫離主席的位置喔,要澄清你剛剛的,其實要不要脫離?應該不需要。不過我還是脫離。那個你剛剛提到說,所有的案件,這裡叫「原則上」,表示不是所有的案件,那「原則上」最後被操作成例外是極有可能的,所以你說所有的案件如果要如何如何,那對不起,你沒有理解這個提案的意義。

那第二個呢是,你說「選案權」,對不起,我們也有選案權,不是只有別的國家有選案權。呃這個法官的案子駁回就是選案權,「不受理」就是選案權。所以我們都有選案權不是只有別的國家的法院的法官才有選案權,我想這兩個說法我覺得不是正確的。

至於說當事人聲請召開是不是會如何如何,那這個當然是可以,這個也沒有實證資料啦,那也沒有實際的情形發生,所以這個假設的問題要不要考慮?這是另外一件事。江惠民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