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曉得今天請我來並不是要來聽我的演講,可能是要來可是、都有可是,所以我就簡單的說一下。關鍵點為去年台灣法學雜誌有寫了一篇要採參審或是說陪審,這一點我有寫了一點,在三百四十五頁,這個是第幾冊我不曉得,三百四十五頁這個地方。這裡我已經有說了,還有我在民國六十八、一九七九年,我還在政大的時候,有人叫我參審制度誰想,後來政大的直接來跟我要稿,所以我就給他了。這個是民國六十八年,離現在已經三十幾年前寫的,算非常客觀。三十幾年前,我不會預想到今天的情況,我不是神,所以這個是寫得非常客觀。三百四十頁這個地方,「對參審制度,管見……」你們看一下,就曉得了。

要知道,人民參與審判這個世界潮流,這個沒有辦法抵抗。所以現在人民參與審判有兩種,主要國家有兩種,當然我不知道國家可能還有另一種,我不曉得,我只針對主要國家,有兩種,就「參審制」跟「陪審制」。日本是採這個「參審制」,「參審制」我這裡有寫,有一個缺點。你要曉得,一群外行的裡面,放進一個內行的進去的話,這個內行人快控制團體,對不對?主席,你們在上我的課的時候我跟你們說過這個。刑事訴訟法,你們外人,我一個內人,我可以控制你們,最後你們還是以我的意見為意見。所以參審制的缺點是這樣,結果法學者的批評,「參審制」根本是掛審判民主的羊頭,賣審判獨裁的狗肉,掛羊頭賣狗肉這個制度,根本不是民主制度的審判。往往還是由法官在操縱,對不對?關於這一點,我那個學弟慢我六年,提倡創造這個日本的裁判的那個,東京大學慢我六年那個學弟……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