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法官協會代表報告,針對剛才這個林超駿委員在離開之前所詢問的兩個問題,我想第一個問題,其實我現在回顧一下我們的司改國是會議,其實我們發現裡面有法律人,也有非法律人。這個組合如果對於在贊成陪審制的論者來說,是一個很不堪的組合,因為怎麼會由法律人來主導非法律人呢?其實這樣的論證是不是正確,我相信各位自由判斷。我們的司改國是會議的過程當中,也並沒有發生法律人凌駕非法律人,或者法律人主導非法律人的情形。

我想最重要的是,我們在這邊要建立的是專業跟常識之間的對話機制。我想這個是更重要的,因為我們面對的東西,並不是一個民主的yes or no的問題,我們在面對的是什麼?我們在面對的是一個個案,這個個案裡面,我們要實現的是什麼?我們要實現的絕對不是人民當老大這件事情。我們要實現的是在具體個案當中實現真正的正義。

這是我們應該要關心的,這絕對不是民主的實驗場,這更不是說人民最大這句話,就能夠讓這個被告無辜受損害。所以我們在這個迷霧森林當中,與其爭論誰是老大,不如爭論怎麼樣正確的走出去。所以我會認為說,在陪審的過程當中,我們不得不憂慮的除了跟現行法律之間的磨合之外,更重要的一點是,律師如果他的說服對象只剩下民眾的時候,我們能不能夠確保,檢察官或者是律師,對於民眾的說服方式,是不是一種取巧性的,表演性質的說服。因為事實上很多人在對陪審提出的質疑的時候,常常提到的就是法庭表演化。

各位不要小看法庭表演化這個這個情形。我們之前在模擬審判的時候,曾經有檢察官在最後論告的時候,畫了一幅漫畫,把他所主張的犯罪事實,畫了一幅漫畫,在那個漫畫裡面,被告長的窮凶極惡,告訴人長得非常弱小,因為這樣的漫畫出現之後,他在論告的過程當中,他就大獲全勝,那是第一點;那第二點我要補充一下,剛才陳為祥執行長提到說,日本的經驗是日本的第一審行裁判審判的案件被高等法院撤銷的比例愈來愈高,這點跟日本最高裁判所的統計資料是不相符的,日本的最高裁判所的統計資料顯示,過去高達百分之17.6的撤銷比例,在人民參與審判之後,降到只有百分之7.9;最後一個問題有關起訴狀一本主義的部分,我簡單的說明。起訴狀一本主義沒有錯,他的確有其價值,但是我會認為他的價值不單只是排除預斷,更重要的是讓法官從職權調查的角色當中退位,那這樣的角度來說的話,其實不管在準備程序的時候,有沒有法官因為準備程序的需要而接觸卷證,即使是參審制度當中,我相信都還不至於會因此有法官膽敢就用這種方式,強烈的主導人民參與審判,因為人民是有嘴巴的,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