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這個是針對剛剛張永宏秘書長的說明,就是您提到迷霧森林的就是在法庭的景象。然後您非常擔心就是那個表演化會不會影響到整個包括審判結果等等,就如果表演化當然都有他可能的利弊、缺點。那如果表演化是有利弊得失的話,那現在就等於是一個密室化,如果一個是表演對公眾,現在是關起來的是密室,所以其實都有他的利弊得失。譬如說您舉的例子,就是您說,您舉了非常強烈的例子,說有人拿一個漫畫出來,然後就把一方畫的窮凶惡極,被告等等就是或者是被害,不管怎麼樣就是會影響結果。可是如果是在,就是這個跟我自己支持陪審或者是參審還無關,可是就是,如果是在陪審的目前,如果說我們這個想像中間,那如果有人就是有譬如說律師,要這樣去呈現,因為陪審這些人,他們只是決定有罪和沒罪,量刑事超過陪審員的能力。那如果是有人用這樣漫畫去誤導的話,那麼陪審員中間,我覺得您可以相信就是一般人也有一般人的智慧,就是不懂法律的人包括。就是他一定會看出這個漫畫有意的誤導,因此他會更加的質疑就是,譬如說這是律師要去怎麼樣辯護,就是他會反過來講,就是會更不相信他的論證。所以其實這個是,就是這個我覺得不是您應該提出的有力論證,說如果您反對陪審,會擔心那個迷霧森林走不出來的話,其實是一樣的。就是如果他做這麼一眼就看的到目的性的引導的話,那麼為什麼你會相信,一般人就沒有辨別的能力,我覺得這個是,就是我會聽不懂的部分,ok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