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直接問好了,第一個問題就是剛剛黃教授講的,法官是檢察官的辯護人,這一點我完全不同意。不能用你個人的經驗,然後去形容所有在場的法官,甚至於法庭上的法官,我認為這個對於現在追求公正審判的法官,是一個非常大的侮辱,這個我先聲明;第二個我要講的就是說,掌握實質確切的資訊,他就會發生最大的影響力。那日本的制度的運作,他是不是卷證因為是書面的卷證,然後是因為授命法官他接觸到,所以他會資訊最清楚,那如果我們今天把他轉換為電子卷證,所有的卷證資料,都在法庭逐一的由檢察官一一提出來,然後由被告一一來做答辯,這個時候的資訊是全面的公平公開,就沒有授命法官或是法官掌握比較優勢的資訊,這個時候我們也一再強調,台灣的人民是有能力辨別是非的,然後當這些電子卷證全面呈現在所有的專業法官或者平民法官之前,這個時候,還會有專業法官掌握所謂的資訊優勢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