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這最後一題就是,把開放資料的,想要做的事情把它塞進來,可是把他拆開來,所以可能有點難懂。其實開放資料就是我一直提到的,各位你們把東西放到網路上面時候,應該要想想事情是,這個東西是會被拿去延伸使用的,他並不是只有公佈出來讓人看而已。在現在的話,你們公佈出來的所有的文件、資訊,所有的內容,我們其實都可以把他做更進一步層次的加值。像剛提到律師相關資訊的公佈,律師相關資訊公佈,公佈在網站上面是人可以看的到,可是進一步我把律師相關的,律師的資訊,跟這些律師在臉書上貼出來的文章做結合呢?跟他在社群媒體上發表的文章做結合呢?跟他在媒體投書上做結合呢?我們其實可以產生不同的連結之後,產生新的價值。

所以我才說,應該要回過來問,目前在法律上的限制上,關於所謂資料的應用,所以我才說要一個叫做數位政策的地方,是在講這地方。很多地方目前其實沒有想到說,原來可以如此去被應用,可是在未來當你們把所有基礎工作做完之後,那些應用會長出來,那時候再來討論說可不可以的時候,已經太慢了,因為早就已經有很多人去做,已經有人去踩那條線了。那最後一塊,其實就在講開放資料,所有東西都變成開放資料的時候,所有人都可以自由拿去使用的時候、加值應用的時候,其實回過來協助你們才對,你應該要這樣想。回過來協助你們意思是說,你們原本做的東西都在你們網站上面,可是如果其他人把它拿去做使用,不管他有沒有賺錢。有沒有賺錢是另外一件事情,其實我如果要做任何事情的話,我如果在沒有你們看到的利益的話,我絕對不會去做。所以賺錢其實是一個很大的誘因,可賺錢的同時,其實我們應該這樣想的事情是,政府所做的一切,有人把他製造出產生新的服務,來協助政府本身的治理的效能,這才是開放資料真正的意義在這裡面。所以我覺得最後一塊應該要回過來問,反過來問你們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拿出來,讓大家拿去使用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