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覺得上述大家的發言,我們有兩個比較高度的共識就是,第一個是配合金字塔型的訴訟程序,然後第二個就是說,就訴訟案而言,有律師會比沒有律師好。因為他會把我們整個訴訟結構的品質做得更好。但是在操作上有一些,事實上我們會面臨的問題。所以如果採取漸進式的話,我認為我們在一審,一審的時候是不是就這個案情的這個簡易跟複雜的程度,或者是民、刑事的部分,我們去把有一些規範是說,他是需要有律師的。但是他沒有強制說所有的案子都需要律師,但是一經過二審之後,就完全需要有律師的這個代理制度。那麼當然在操作上就會有合適性的問題,比如說我自己不請……他們當事人不請律師,但是我們派律師給他,自己選的對律師都有時候都有質疑了,有時候案情的發展不是很順利的時候,他也會歸罪……就說推到說,啊你派的這個律師對他的幫助有限,或者甚至沒有什麼幫助。所以這個是一個操作上我們將來要思考怎麼面對、配套的問題。

再來第二個是有關於費用的分攤,剛剛林司長有談到國庫的補助這個數量、這個數字,會因為這樣而增加,這個是有量化的基礎在的。但是我們用全面性去看,司法資源是因為這樣子而節省、浪費,這個現在沒有辦法量化,但事實上可能對我們真正的效益的產生是在這個地方。所以這一點也需要有一個評估。

最後我談到的是說,我們雖然是有規範是說,律師他是一個公益性的這個身分,他每一年他有五十小時的這個公益的時間需要來配合,那麼這個熱忱度跟他意願度,還有是不是他做的這個案子剛好符合他的專業,其實這個都要有很多的媒合。但是我想,我們把他做太大的期待,可能是會比較會有落差啦。因為這個我認為是要有一個option的部分,是漸漸可以來把它這個制度……,我相信工會呀、我們幾位專家代表大家都有這個熱忱來做。

我舉一個例子,我們在對大陸台商的服務,有兩個對他們疑難雜症的服務單位,一個是海基會,一個是大陸委員會所委託我們的台商張老師服務團。那麼海基會一年的預算大概要超過兩億,大陸台商張老師服務團大概只有兩百多萬,那麼大陸台商張老師服務團目前來講,我們已經執行了二十二年,大概有八十幾位的台商張老師是每一年一聘的,那麼每一年一聘的話就是看到你過去的投入的績效,因為他有一個你要投入的時間。我們每一個禮拜二、禮拜四都有一個駐診,當然這個是不是將來可以變成參考的一個案例,因為如果是以這樣子的一個情況,像台商張老師服務團的話,我們有大概十項的專業,包括法律的、人身安全啊、合同、財稅會計、海關、物流、人力資源、企業經營、產業服務、專利、智慧財產權,還有這個不動產等等,像這一些,我們是有專業的這個分類的,只要是他們有提出這個案件的申請的話,我們大概通常在三天之內我們要做書面或者個別的回覆。

那麼這個是一個功能,如果說以這樣子的模式,將來去結合律師需要五十個小時的這個公益時間,如果可以去做,當然這個我們駐診的時候是有費用的,比如說半天,它是兩千塊的這個費用。我們出版的張老師月刊,它也是有一些稿費,每一個月是出版會有。然後我們的案件都是要做紀錄的,還是呈送給大陸委員會這邊來留檔。然後跟每一個大陸的台商協會,一百五十個以上,我們都有做一些連繫。我想兩方面來做的話,說不定我們在經費的節省,我們在經費上也有一個適度的考量。然後在效能上也能夠漸漸的引導律師,他們在做這個社會公益的時候加入這樣子的服務,產生一些效能,來讓我們將來的效率更加提高。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