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很好,基本上,我覺得這個是……我們很好的一個……這樣的一個大家的共識,就是說你對我的部分有意見,有意見我都沒有意見,你怎麼樣寫……所以尤律師寫的其實我都有拜讀,我認為你想的很好,那當然你不解的地方我也會後會再跟你做一些回應,你有寫到說,你資質駑鈍那個我一定會跟你講。但是我是在想說,寫到一個法務部長的耍賴的功力,我覺得這個已經涉及到一個人格的抹黑了,所以我是不是簡單的做一個回應就好,我只有簡單的四個回應。

第一個,我是認為說,對於不同意見或者是反對者的惡意抹黑或者是人身攻擊呢,還是沒有辦法正當化你的主張跟論點,這是我第一個想要聲明的。第二個我認為,改革的……他必須要立基於在你對於現狀問題的全面了解,那千萬不要以盲人摸象式、自以為他所了解的就是全部,因為這個就像說醫生……如果病因診斷錯誤啦,再好的藥方跟手術,我想……恐怕只有加速他病情的惡化,甚至就掛掉了。

第三個,我認為改革的方案,如果能夠引進外國的制度,很好,但是我希望他能夠做法社會學的研究,那如果他是自己獨創,那我們是認為說不應該一廂情願,或者是過度美化,那更不能無視於方案,他所要的這些前提要件跟配套。那更重要的一點是在於說,不能把國人拿來當白老鼠試驗了,因為這是你獨創的。

那最後一點我是有講,我確實不是一個追求夢想的改革者,但是我也不是一個一步到位的革命者,那我只是祈求呢,我們在這個務實的改革的改變過程中呢,大家能夠存有更多的理念,進步的價值跟理念在這裡面了。

最後就是,把我以前我在十幾年前我寫的文章裡面,那個就可以表示我對於整個司法的……這樣的一個心得啦,因為我在最後一篇、最後一段裡面我寫道:畢竟法是一種文化現象,是社會生活實踐的產物,是人性的實現跟對象化,它也是法律至深的一種進化過程,這個就是我對整個司法,我的看待。那你可以對我這些的想法做批評,我都沒有意見,但是請不要對我的人格做侮辱,因為我想我的人格不是你可以侮辱的啦,任何跟我共事或工作過的人,我已經歷經了三十年,多少的工作,你只要去問過他們,就知道我的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