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那個我一方面回應,二方面也算是就我的提案做一個說明,我的提案跟法務部不太一樣的地方在於,法務部其實沒有講明到底這一些……什麼叫做「聽取意見」?這個是什麼東西我不大清楚。那內部民主化其實我們上次已經決定主任檢察官要票選,其實那某程度就是處理了上半段……法務部上半段的問題。那重點是在下半段這個外部委員這件事情,這個其實是……就像林達委員講的,我們這是仿照法官的人事運作啦,就是說一百零一年《法官法》通過之後,就那個司法院的人審會它有加入三位學者專家的外部委員,那這三位學者專家呢,他在一些議案上他是有表決權的,不是全部有表決權,那我認為這也要改,這也是我們這一組要討論的議題。我是不太贊成外部委員只就特定人事案才有表決權,我是認為他們應該有全面的表決權。

那不管怎麼樣,這一個司法院的人事制度已經是這樣設計了,那我們今天不管檢察官是所謂的行政官啦,還是他是司法官,它本身就是扮演具有司法屬性的職權嘛。那就像林達委員他的論文寫的,他應該要一方面檢察一體,二方面檢察自治之間怎麼樣去符應,還有「民主問責」這個也是當然都要一併納入考量。

那我們現在的問題就在於說,我們檢察官跟法官一樣都是……以前叫做司法官訓練所訓練出來的,那他這個體制內是很重視倫理期別的,那你今天如果這個委員會全部都是自己人的話,他重視的就是倫理期別,那我們以前司法院還甚至發生這一種……就是會看……還有因為恩怨的問題,所以有人想要升遷調動是動不了的。那加入外部委員他就可以避免他的意……就可以讓他的意見是比較多元的,我有提了兩篇文章,一篇就是關於那個……就是頂新劣油案那個……要換法官這件事情,這是一個議案……這是一個新聞。

第二個就是,我們有一個法官叫梁耀鑌,他要去派法官學院當秘書,這兩件事情的結果是不一樣的。我先講那個梁耀鑌法官要派秘書這件事情,他本身那個案子都承審一個案子,那因為那個案子是很矚目的,當時的學者專家是外部委員,學者專家呢他就提到那個議案在人審會討論的時候,他就提出這個事情,那後來……那個司法院院長他也覺得這個好像……社會觀感確實有這個疑慮,所以他就把那個人事案撤回了,那等到他後來十月份審完那個案子之後,他才……那個人事案才重新提出來,這是一個正面的一個好的發展。

那另外一個議案就是頂新案換法官這件事情,這一個其實我們本來就有一個機制就是說,你這個法官如果承審一個社會矚目案件,可能就讓他……等他把這個案子辦完之後才回去,可是這一個只有台中高分院知道這個法官在承審這個案子,其他所有人審委員大家都不知道,那所以呢,這個人事案就這樣過了,那過了,讓他就三年任滿就回去了,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要納入有外部委員的這個人審會組成,那檢察官的制度也應該是比照來辦理,這是我的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