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大體上還是一樣。現在就是要讓外部的意見更平等的可以在裡面表現阿,但是至於……我不曉得林委員所謂交付外面,他的想法是應該他也有投票權嗎?你剛才方向是這樣子嘛……那這個地方坦白講,我個人沒有什麼特別的意見,但是我剛剛要提到了,我就舉一個例子就好,當年法官法在修法的時候,也就是說,人家汙衊我那件事情,法官協會的他們積極的認為評鑑委員會可以給外部委員投票,但是人事委員……人審會的不能給外部委員,對不對?林孟皇。

那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他們認為這個人事的部分是內部自治的很重要的一個事項,所以這個當年法官學院拜託我去跟民進黨做……這個小英主席揖作遊說,對不對?您應該很清楚那一段嘛,所以同樣的情形在我們那一邊也是一樣,到底我們的基層檢察官他能夠接受外部委員在裡面扮演到什麼樣的角色?坦白講,我現在沒有辦法跟你們確認,但是我只是可以跟你講說,這個方向上是讓外部委員的意見,甚至所謂的影響力,可以在裡面不斷的增加,這一點大概方向還是……但是你說要到……能不能被他投票或監督坦白講這一點我沒有辦法理解,了解我們的檢察官。他們大概最後多數的意見會是什麼?坦白講,如果你今天做了這個決議,他們最後多數意見不要的話,我也跟你講我也沒有辦法。

所以我剛剛講的就是說,基本上我們現在內部當然已經請這個……我們的檢察司,那也透過法官協會也願意來協助,就是說大家最能接受的是什麼?但是問題我現在已經提出這樣一個概念,也就是說,我們至少要讓外部的意見進來,那當然效果上至少……也許剛剛林達他的思考大概就是認為說,如果外部委員的意見沒有被採納,通常大概……記者大概就會報了啦。對不對?這也就是為什麼司法院長通常對於外部委員批評的人……它到最後可能都會再緊急的撤回,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我想這個賴法官應該也很清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