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現在以司法院人審會來講,有二十三個委員,不含學者專家,二十三個。那檢審會是十七個,你今天加入三個委員,真的他會發揮這麼大的……說扭轉嗎?其實以我擔任人審委員的運作,我覺得人審委員……那些學者專家基本上……大概因為他會被推薦出來都是一定名望的人,他也沒有聽說什麼,法官去遊說他或者是什麼……要靠什麼人際關係。

那今天要加入外部委員讓他有表決權在於說,譬如說我們今天講檢察官的部分好了,你今天檢察官很多,我們社會就非議嘛,他很多案子起訴、辦案、定罪率或者是衝大案等等,阿這些人為什麼還是都可以被派去當主任呢?因為他基本上是檢審會推薦出來的,那那個我們林達委員自己文章就寫過阿,他們有……就是那種區域結盟阿,票選的只有九個,全國二十幾個地檢署只有九個一定是要結盟嘛,那結盟就是要……就是我們……喔我們這個中區的可能就要幾個委員出來。那這個生態必須被改變,那那個外部學者專家進去的目的就是希望說,就像剛剛那個楊委員提的,其實他們……一個正常的人事升遷制度,他應該譬如說把他過去辦案的績效,包括說你這個案子的定罪率啦、你這個案子的這個上訴的維持率,這些應該被放到裡面來去考……去了解,去針對……大家只是針對這些來去做決定,應該不至於有說什麼要去拉……靠人際關係啦、拉票等等這些問題,以人審會運作。

反而學者專家一個好處就是說,那個我們前幾年有一個花蓮地院有一個法官被強制調動,那那個強制調動呢,是司法院就是提案要把他調動,那學者專家,我印象中好像是詹森林……不知道哪一位學者專家就說,欸這樣強制調動會有侵害審判獨立的疑慮。最後,還是強制表決過啦,那當然這表決過了是被罵翻天,不過我的意思是說,其實學者專家相對某程度來講是獨立客觀的,他們應該也不至於有剛剛擔心的那種說,檢察官升遷就要靠人際關係啦,然後去拉攏這些等等的問題,這是以前運作的一點經驗跟各位分享,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