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我也野人獻曝啦,因為我民國八十九年、九十年的那個擔任一年的人審委員,那我先跟各位報告一下,人事……司法院跟法務部的人事制度,就是派庭長、法官調喔,法官平調、升遷,派庭長、二審法官甚至最高法院法官,不是靠……還有各院院長,都是在人審會運作的。

那我所知,本來一個機關首長有兩個大權力,一個是預算,編制預算,要怎麼樣去讓我的機關各個司能夠得到……辛苦……要進軌道需要錢。第二個就是人事,所以任何事任何機關裡面阿,錢跟人都是掌握在手掌、手裡面,那我擔任人審委員之後,我發覺說全國最透明的人事制度就是司法院,當時比法務部還透明,法部部的當時不在人審會,是叫……人事庭議……反正不是一模一樣的名稱,他們的作業方式是這個委員會提出一個名單之後,讓部長去圈選,但是司法院的人審會是司法院人事……就是等於是院長提案到人審會上,每一個人、每一個委員都是一票,票票等值,院長的權力只有可否同數的時候,去做決定而已。

所以要不要派在這個人,要不要升遷?全部在人審會上面,每一個人都有權去做決定。當時的理念是,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典故?可能更早我不清楚,也許是就像尤大律師所說的,當時可能是首長掌控人事,就會掌控到法官的思維,那所以司法院院長就下放他的權力,成立一個人事審議委員會,但是當時是一個內部的辦法、內部的辦法,那這個辦法實施越來越被肯定、越來越成熟之後,在法官法實施後就入法、就入法。那法務部本來也有這樣的模式,但是是兩邊各自、各自做不一樣的,那入法之後要不要讓外部委員進來?其實就會涉及到說,首長的人事權要不要讓外面的人來干預?這確實是有爭議的、有爭議的,後來就一直演變到最後入法之後是要他進來的,然後才會有說有些是有投票權的、有些是沒有投票權的,分的很細啦、分的很細。

那當然這個都還在發展階段啦,都發展階段,到底要不要一步到位要給他表決權?那我其實是……我們也可以做討論啦、也可以做討論,那我個人認為說既然他……司法院本身都還在摸索,還在發展,那法務部要那麼快……你們今天大家就做決定,那是不是……那因為司法院的這個內部問題整個都還沒有完全整合,我所知,法官之間意見都還是很分歧,還是很分歧,那我以擔任過評鑑委員的角度,我認為說納入外部委員其實是適當,因為我們聽到外部的聲音之後,有時候比較會跳脫自己的思考,自己的思考,或聽聽外部意見……但是要不要給他表決權?權力要多大?那可以再更進一步討論。